创造与魔法符石有什么用

摘要:创造与魔法火符文矿精有什么用精雷?如果想要在创造与魔法中获得蒸汽石,可以使用魔法杖的火魔法,对准金矿或者银矿使用,会变成魔法石矿,存在时间为5分钟,然后就可以开始采


创造与魔法火符文矿精有什么用精雷?如果想要在创造与魔法中获得蒸汽石,可以使用魔法杖的火魔法,对准金矿或者银矿使用,会变成魔法石矿,存在时间为5分钟,然后就可以开始采集蒸汽石了,蒸汽石可用于制作车载工具台或者车辆,蒸汽石也是魔法熔炉的燃料。

第一步、首先来到古战场,点击魔法杖。

第二步、然后在这里画个爱心,用出火魔法。

第三步、对着金矿使用火魔法。

第四步、释放完成,还会获得经验+600(+120)。

第五步、金矿也变成了火魔法矿,存在时间为五分钟。

第六步、点击稿子就可以开采。

第七步、开采完成,获得经验+1200(+120)。

第八步、然后选择全部拾取。

第九步、就成功获得了蒸汽石。

二战后期,为了挽救日本在太平洋战场节节败退的局面,日本海军投入了专门用于自杀式攻击的所谓“神风特攻队”,并叫嚣着“一机换一舰”的口号;而日本陆军自然也不甘落后,于是各式各样的“决战”兵器纷纷登场,昭和参谋们打的如意算盘是,如果能用一条人命或者一门火炮换取一辆敌坦克,那么“皇国“必然会转危为安。

创造与魔法符石有什么用

到1944-45年,“谢尔曼”坦克的压倒性优势令日军在“甲-弹”对抗中完全处于下风,因此在反坦克作战中,自杀式战术也已被常态化。典型的自杀式战术就是一名身背1~2枚反坦克地雷的日军步兵,从掩体中突然出现,钻到坦克车底同时拉响导火索;而在缅甸战役中,盟军还遭遇到了身处隐蔽良好之道路掩体中、用一枚炮弹和一把锤子武装起来的日军自爆兵(英国人称之为“现场起爆雷”)。而作为日本军国主义穷途末路下的众多疯狂之举的产物,四式反坦克刺雷(刺突爆雷,片假名:しとつばくらい)无疑是二战日本步兵反坦克器材的典型代表之一。

创造与魔法符石有什么用

在二次元周边题材中,四式反坦克刺雷也是日系标志性的反坦克装备。

创造与魔法符石有什么用

创造与魔法符石有什么用

创造与魔法符石有什么用

创造与魔法符石有什么用

关于这一兵器的方方面面,下面就由老白我向大家细细道来。

创造与魔法符石有什么用

四式反坦克刺雷本身是一种采用空心装药原理的锥形反坦克炸弹,爆炸物被装置于底部中空的圆锥状药型罩当中,弹体外壳也是类似漏斗形状的圆锥体结构,弹体通过位于其底部的套管套接于长达1.8米的木(竹)制手柄之上,套管边缘有一个保险销防止非作战使用状态下炸弹被意外引爆,在圆锥弹体底面上还有等距排列的3个支腿……从外观上看,它就像是由恶童用长杆挑起的一个样子滑稽的巨型陀螺玩具。

创造与魔法符石有什么用

该武器的基本参数为:

创造与魔法符石有什么用

弹体总重:5.3千克;空心装药质量:2.9千克;弹体长:280mm;弹体圆锥基部直径:203mm;手柄长度:1900mm(一说为1500mm左右)

创造与魔法符石有什么用

战后盟军缴获的四式发坦克刺雷(刺突爆雷)

提及这种步兵反坦克武器,在这里我们必须要谈谈空心装药技术。

空心装药技术以所谓的“门罗效应”为理论基础,顾名思义,它最初是由美国的一位名叫门罗的工程师发现的。试验结果显示,如果将弹体装药进行塑型,使其呈现为某些特定的凹状结构,即可提高爆破效能。一战期间,德国的一位兵器工程师对这种技术进行了发展,他采用薄制金属材料包裹弹体,并使弹头外壳前端与塑型炸药之间保持一段很小的间距(约为弹体直径的2~3倍),使空心装药在与目标直接接触前的瞬间被引爆,这样可进一步提高“聚能”杀伤效应。

直在1938年,2名瑞士工程师完善了这种理论并将其应用到弹药制造中,而英国人作为间战时代中众多新式军事技术的理论和实践之先驱,首先将其方案应用于其反坦克枪榴弹的设计中。于是,一个新的反坦克弹种“破甲弹”(sharped charge shells),正式登上了历史舞台。

破甲弹的杀伤原理。本图的完整版,包括空心装药技术的介绍内容,最早附于2006年本人为国内某军事杂志撰写的专题《二战步兵反坦克武器》中,不知道大能的头条算法是否可以放过白某人一马 :-)

值得一提的是,在实践中,破甲弹更多的是依赖“聚能效应”所产生的高速金属射流来“切割”装甲的:当弹头接触到坦克装甲后,位于弹体底部的引信将被引爆。随后,包裹成型装药的所谓“药型罩”(采用熔点较低、密度较大的金属材料如黄铜、紫铜等制成,纯铁或其它满足条件的合金也可)将在高温下熔融,并在炸药爆破的压力下形成可达10000米/秒的高速金属射流;用一个形象的比喻,它将会像“用高压水流冲击泥土”一样,在装甲上打出一个小洞,随后,残余的金属射流将与被击碎的装甲破片一起进入车内,位于其行进路径上的坦克乘员必然非死即伤,甚至还可能造成弹药殉爆等“二次杀伤”效应并完全摧毁一辆坦克。

空心装药技术在二战期间得到了非常普遍应用。作为当时新锐之步兵反坦克武器的火箭助推榴弹发射器(RPG,即俗称的“火箭筒”),其射弹均采用破甲战斗部;然而直到战争后期,真正投入实战的并可供步兵班组携行使用的却也只有美国的“巴祖卡”(Bazzoka)和德国的“坦克杀手”(Panzerschreck,正式名称是Raketenpanzerbüchse 43),因为这种装备所涉及到的超小型固体火箭、电/磁击发装置和速燃发射药(尤其是后者)等技术,其门槛在当时还是比较高的;而对于无后坐力炮来说,其单兵携行化达到实战要求则要等到战后的60-70年代了。

另一种简单的解决方案——单兵手掷的反坦克手榴弹——应运而生。二战中苏联、德国和日本等参战国均使用过采用空心装药原理的此类武器。苏联的是RPG-43和RPG-6型,德国的是“1型反坦克手雷”(Panzerwurfmine I),日本的则是“三式反坦克手榴弹”(日语:3式対戦車手榴弾)。

反坦克手榴弹的重量是普通手榴弹的2-3倍,因此相应的其投掷距离较短(通常只有15-25米),它是一种绝对的近战武器,对于在弹火纷飞的战场上使用它的士兵而言,面临着的也是九死一生的考验。此类武器的另一个特点是,由于弹体必须垂直击中装甲才能取得最佳的破甲效果,才能从最大限度上发挥聚能效应的威力,所以它们都配有软式的(或可折叠的)飞行稳定装置;日本的三式反坦克手榴弹是采用较为“山寨"的麻制纤维束来实现这一技术设想的,然而实际效果却并不尽如人意。

为解决空心装药炸弹投掷角度的问题,德国人所采用的伞状稳定装置

3式対戦車手榴弾

综上所述,既然各种常规的单兵反坦克手段对于日本军部而言都不可行,况且在抵近距离上的步兵反坦克作战本身伤亡率又极高,所以按照昭和参谋们的逻辑,或许还不如采用人操方式将空心装药炸弹直接怼到敌坦克上,追求“一命换一车”的战术效果呢。

何况,帝国军人一定要发扬“白兵突击”之传统。抱有必死之信念和决胜之意志的帝国军人,双手紧握超过6公斤的大威力炸弹,凭借着“凌驾于物质之上的充溢之攻击精神”,如同唐吉珂德向风车发起挑战般朝着敌战车发起冲锋,所不同的是,他手中的武器真的可以摧毁那个庞然大物。拥有“大和魂”加持的“昭和男儿”, 定然会将“米英鬼畜”炸个屁滚尿流!生命如同樱花般在绚烂绽放的同时凋落,魂归九段坂的旅途不会有任何“遗憾”。有昔日“肉弹三勇士”为“榜样”,这些个“特攻”行动,定然会在此非凡之时代,掀起令当代“敌寇”为止色变的“神风”——对于被洗脑比较彻底的帝国军人而言,这显然是一幅足够 綺麗 的场景。

四式反坦克刺雷,堪称是昭和时代上半叶中的暴力美学的集中体现之一,当然所谓的暴力美学也体现这种兵器的技术细节当中。下面就试着给各位讲讲看:

首先是所谓的 双重“保险”装置:

在要使用刺突爆雷之前,士兵需要先移除安全销(肉眼可见),这样弹体外壳的漏斗状结构末端的套管与手柄间如受到一定的外力作用,即可发生相对位移;

然后,当刺雷上的支腿撞击到坦克车体装甲时,如果撞击力足够大,那么手柄顶端的一个充当击针的钉型装置(从外部不可见)就会向前移动,它先是会切断一个横贯套管与手柄的保险丝(第二重“保险”),然后继续前移,当相对位移达到约50mm时,“击针”即可完全就位并击发弹体内的雷管起爆装置,进而将炸弹本体引爆。

关于弹体顶端(圆锥体基部)3个支腿的作用:

除了提供足够坚实的支撑点,让手持武器的士兵能够推动手柄、让击针充分前移从而触发引信之外,它还可以让空心装药获得理想的炸高,因为在上文中提到过,“使弹头外壳前端与塑型炸药之间保持一段很小的间距,令空心装药在与目标直接接触前的瞬间被引爆,这样可进一步提高聚能杀伤效应”。

弹体各个角度的特写,凸起的环状结构应该是加强箍

弹体截面图,注意图中标出的“SAFETY PIN”和“SHEAR PIN”两个保险装置

另外,长度近两米的木制手柄,也可以为使用者提供些许心理安慰,让他以为或许在炸药被引爆的瞬间他可以就地卧倒从而侥幸生还。然而这种构造粗陋的兵器并非定向爆破器材,其爆炸产生的冲击波和金属射流固然绝大部分都会射向坦克装甲板,然而剩余的足以致命的冲击波和炸弹破片仍会横扫过周围十数米的半径范围。

从纸面上看,这种武器的威力还是相当不错的。当锥形装药以90º 撞击车体时,它可以穿透约150 mm的均质钢装甲,60º 时的穿深则有100 mm。考虑到美制“谢尔曼”坦克车体的侧面只有38mm的垂直装甲,而各型LVT履带式两栖车的装甲更薄,所以一旦这种武器发挥效果,其打击的目标几乎必然面临的是车毁人亡的后果,当然,使用武器的日军士兵也会同归于尽。

不过,这种武器要发挥作用纯粹需要依靠撞击力进行瞬时触发,如果在移除保险销后,弹体末端的金属套筒与木制手柄之间滑动不畅,或者使用者的撞击力度不够,都有可能导致攻击失败。而且,由于无论是武器本身和武器的使用者都是一次性的消耗品,使用训练更是无从谈起了。如此看来,实战效果恐又颇为可疑。

四式反坦克刺雷最早是在1944年代莱特岛战役中投入实战,在后来菲律宾群岛的其它作战和冲绳战事中也有部署使用;然而,按照美国军方在1945年3月的报告中的说法,“敌军使用此武器攻击我方坦克的尝试,无一例外均遭遇了失败”。不过老白以为,即使这种武器真的曾经取得过战果,也不会有亲历者能够幸存下来讲述这一事实。

最后补充一点。

与大多数二战日军的“特攻”兵器不同的是,四式反坦克刺雷的“传奇”甚至延续到了战后。日本驻中南半岛的占领军在投降后将大量刺雷武器遗留当地,而在后来的第一次印支战争期间,越盟部队获得并装备了若干此类反坦克器材。在1946年底爆发的河内战役中,一位名叫阮文成(Nguyễn văn Thiềng)的越盟营长曾试图使用这种武器攻击法军坦克,但炸弹触击目标后却没有爆炸;据说后来阮营长在轻武器对射中阵亡。随着时间的推移,四式反坦克刺雷成为了某种象征,成为了越南军民前仆后继争取民族解放的爱国主义之符号,这恐怕是日本军部的战争狂人们所万万没想到的吧。

在1946年12月的第一次印支战争期间,手持四式反坦克刺雷的一名越盟敢死队员,正在河内市豆行街(Hàng-Đậu)的废墟中,等待法军坦克的到来。

在越南河内市区为纪念民族独立解放斗争而设计的雕塑作品中,四式反坦克爆雷甚至变成了一种象征物的存在,在苏联式的社会主义现实主义风格之笼罩下,这种日式“特攻”兵器的加入竟然没有丝毫的违和感。


本文地址:https://jiuyaoyou.com/pzgs/20210613292780.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TAG:精雷
相关文章:
  1. [配资评测]绩优股有哪些股票-股票配资(智能交易)
  2. [炒股配资]天业股份-六国化工股票:打几个电话就赚了30多
  3. [配资平台][天和防务股票诊断]现在买什么基金最好阐释概念